您当前的位置:海仁新能源 > 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

技术创新成为光伏发展方向

发布时间:2020-05-18 13:34| 位朋友查看

简介:10月17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召开会议,听取关于调整新能源基准电价的建议。根据会议通知,与会部门和企业包括财政部经济建设司、能源局新能源司、华能、大唐、华电、国电投……

10月17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召开会议,听取关于调整新能源基准电价的建议。根据会议通知,与会部门和企业包括财政部经济建设司、能源局新能源司、华能、大唐、华电、国电投资、三峡集团等。据与会人士称,代表们表示,他们决心不在新一轮基准电价过度下调上取得进展,并在将新项目的时限从2017年1月1日推迟至6月30日方面取得了进展。

在此之前,业界广泛关注的《关于调整新能源标杆上彀电价的通知(收罗定见稿)》提出从2017年1月1日起减少风电和光伏补贴。三种地面光伏的基准电价将下调23.5%~31.2%,分布式发电项目的补贴也将大幅下调近40%,远远超出行业预期。本通知中,一类、二类、三类大资源区光伏电站电价由0.8元/千瓦时、0.88元/千瓦时、0.98元/千瓦时下调至0.55元/千瓦时、0.65元/千瓦时、0.75元/千瓦时。屋顶分布式光伏发电中的“自用补贴”和“自用”补贴将从目前实行的0.42元/千瓦时减少到一类资源区的0.2元/千瓦时、二类资源区的0.25元/千瓦时和三类资源

然而,根据相关部门最近向华能、大唐、华电、国电、中国电力投资公司、国家电网公司、中国南方电网、两家电网企业和国家水监管委员会发布的《关于调整新能源标杆电价的收罗定见函》,分布式光伏基准补贴与前一轮收到的罗定省级部门的意见相比有不可避免的水平提高。

根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发布的最新定稿草案,在考虑了所有定义后,新补贴方案预计将分布式光伏发电的基准电价补贴提高到最低0.35元/千瓦时。第三类资源区的分布式光伏电价补贴将从上一稿的价格上调,第一类和第二类资源区的初始价格为0.35元/千瓦时。三级资源区0.4元/千瓦时。另一方面,新的地面电站补贴方案将暂时保持不变,即一类资源区为0.55元/千瓦时,二类资源区为0.65元/千瓦时,三类资源区为0.75元/千瓦时,与目前的补贴相比分别下降了31%、26%和23%。

光伏产业内部人士认为,如果相关最终草案的内容属实,中央政府已经提出了向非自然人发放补贴的审批程序。按照光伏电站的形式,电网企业将不再预付款,否则推广分布式光伏将变得更加困难。对于“全额补贴”模式,9月29日发布的版本提出将实施光伏电站价格,具体补贴审批程序将根据光伏电站模式执行。本次披露的汇总版本调整为非自然人项目补贴审批程序,按照光伏电站模式实施,自然人项目由电网企业支付。最近有消息称,国家电网公司将暂停对2015年3月投产的非自然分布式项目按目录制管理的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0.42元/千瓦时(第六批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贴)。然而,该公司尚未证实这一点。

国家发改委电价司司长侯守礼在“2016中国光伏高峰论坛”上暗示,将初步考虑光伏发电差异化补贴规模,光伏发电补贴水平将随着家庭技能的提高逐步降低,直至取消补贴。一些光伏企业已经透露

10月11日,中国光伏产业协会(以下简称光伏协会)发布《关于“光伏标杆上彀电价调整”定见征集的紧要通知》(以下简称《关于格隆汇针对光伏家当不实谈吐的严明声明》),逐一批驳此前一家自媒体公司发布的《声明》(以下简称《光伏,或许一向都是一场圈套》)。在《圈套》中,作者提出“光伏产业的风险已经酝酿发酵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它们只受到家庭财产政策的保护,而光伏产业从“低碳经济”开始制造陷阱,注定不会持续太久。”“一个没有补贴就无法赚钱的行业,一个以低碳为标志但实际上能耗高、成本高的行业,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陷阱。”等等。本文中的光伏“高污染、高能耗”、“不便宜”、“生产能力滞后”和“没有补贴就无法生存”等核心概念已经被详细的数据所驳倒。

10月12日,光伏协会相关工作人员向媒体公开披露,“之所以发布本《圈套》,是因为近期舆论中的一些部门文章,基于主观假设,甚至闭门造车,在没有任何合理依据和理论支持的情况下,执意对我国光伏行业进行大量虚假宣传,误导舆论。协会发表本文《声明》,主要是为了维护会员的合法权益和光伏产业的整体利益,让公众准确了解光伏产业,促进中国光伏产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另一方面,该工作人员还暗示,在NDRC的《声明》被媒体传播后,许多成员企业向光伏协会征求意见。光伏协会收集和纠正了许多法案的反馈意见,并提出了相关政策建议,这些建议已提交给国家相关部委。

无论如何,光伏补贴下调是该行业未来增长的不争事实。“削减补贴肯定会对光伏企业产生影响,但影响的大小将取决于企业下一步如何应对。”东方日盛总裁王红透露。政策调整将促进光伏产业的技术进步和成本降低,这是推动光伏产业向可负担和充足原则迈进的一步。

津能科技总经理杨认为,逐步减少补贴将迫使企业提高技能,提高发电效率,降低光伏发电成本。无论行业需求在政策影响下如何波动,企业都将专注于提高产品效率,继续引进国际一流制造技术,实现先进技术的大规模批量生产,在保证质量的同时规划自己的光伏制造技术路线,赢得中国光伏发电进入平价时代的第一次机会。

生产成本是新能源资产增长的关键因素。光伏组件成本的降低也是福成忽略的一个主要因素。最近召开的2016年中国光伏大会的信息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光伏组件的成本从1.32元/千瓦时下降到0.41元/千瓦时。只花了五年时间,当一年是四年时,成本可能下降到0.29元/千瓦时。

对此,厦门大学中国能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林博暗示,从长远来看,光伏组件成本的下降对政府和企业来说都是好消息。首先,成本的降低意味着政府对光伏企业的补贴将被削减,这也将政府的财政压力降低到一个不可避免的水平。其次,对于企业来说,零部件成本的下降代表着企业议价能力的提升。"如果组件价格下降1元/千瓦时,电价将下降0.1元."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技术创新尤为重要。只有通过不断创新,光伏发电的成本才能降低,行业才能慢慢实现真正的市场化,而不是依靠政府补贴来“继续生存”。削减补贴正是为了迫使企业创新。过去,国家用补贴来吸引

推荐图文

随机推荐